筆趣閣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戰王梟寵:醫妃藥逆天 > 第149章 不喜歡,但偶爾還好

第149章 不喜歡,但偶爾還好

 熱門推薦:
    洛云染一抬頭——

    喲,熟人啊。

    對面的人瞪著眼睛看過來,也是一愣,下一瞬立刻往旁邊的男子身邊緊靠了靠,“殿下,她瞪我!”

    東承奕被洛映雪強拉著來放河燈,原本他對這些事情就一點興趣也沒有,完全是看在洛映雪今天受了傷的份兒上,耐著性子哄哄她罷了。

    所以這會洛映雪在寫祈愿箋,東承奕連看都沒看,目光還一直在周圍游蕩。

    這會被洛映雪一拉,這才不耐煩地回過身來。

    結果這一回身,驀地一下撞見燈影流光下,翩然獨立的絕世美人正朝他們這邊看過來。

    東承奕的心臟瞬間一悸,“洛云染?”

    他眨了下眼睛再睜開,洛云染的確還站在那里,并沒有消失。

    洛云染微笑著朝這兩個人一頷首,“好巧,剛剛才分開這就又遇上了。”真是猿糞啊猿糞。

    洛映雪著急地拉了東承奕一下,“太子殿下她搶我的筆!還瞪我!”

    “筆是我給云染的,方才明明放在桌上并沒有人在使用。”一道低醇清冷的聲音插了進來。

    東承奕一怔,抬頭——

    這才恍然驚覺,洛云染不是一個人來的,她身邊還站了一個東錦霖。

    東承奕連忙笑了一下,朝東錦霖招呼,“沒想到七叔竟然也在,七叔不是最不喜歡這種人多嘈雜的場面了嗎?我還以為七叔早回去了呢。”

    東錦霖自從重傷撿回一條命之后,回到帝京就一直深居簡出。

    能不參加的活動他都不參加,像今天這樣的國宴他是不得不參見才出席的。

    若是平日,他可以在王府里待上十天半個月也不出門一趟。

    至于他到底窩在王府里干些什么,沒人知道。

    反正東承奕自認自己是做不到在宮里窩十天半個月不出門的,三天都難。

    東錦霖淡淡一頷首,“是不喜歡,不過偶爾來一次,感覺也還好。”

    “殿下!”洛映雪急了,看他們叔侄兩人在那聊天聊得開心,似乎完全忘了她剛剛被欺負的事情。

    東承奕瞬間回過神來,以手握拳輕咳了一聲,“好了,都是自己人,你就不要計較了,趕緊把你的祈愿箋寫好,把燈放了就走吧。”

    “走?可是殿下,我們才剛來沒多久啊,而且——”洛映雪不甘愿地趕緊拉住東承奕的衣袖,生怕他說完這話真的一轉頭就走得沒影了似的。

    “諸位!諸位!”大橋之上忽然聽到有人大聲喊叫。

    頓時眾人的視線紛紛朝那邊看去。

    只見一名老者站在最高處,一副主持大局的模樣,樂呵呵地宣布,“今日的花燈大會我們照例請了一盞仙女燈,還是老規矩,射同心鎖,射到的彩球里有同心鎖的人就獲得這盞仙女燈!”

    隨即老者身后,一面巨大的架子被抬了上來,赫然是個紅色的轉盤,上面懸掛著十來只彩球,倒是轉盤會轉起來,在高速轉動中要射中彩球,且射中的彩球里面還要有同心鎖。

    這向來就是個既都要有實力也要有運氣的事情。

    “來來來,想試一試的人都到這邊來排隊!”老者抬手一示意,劃出了一片區域來用于等候挑戰。

    而與此同時,一盞精致絕倫,宛若仙女起舞翩飛的花燈也被抬了上來,放在了最顯眼處。

    人群中瞬間爆發出一陣叫好之聲,不少人紛紛涌了上去!

    仙女燈每次燈會會有一盞,是請了做燈超過五十年的老師傅花起碼大半個月時間才制作完成的一盞燈。

    造型別致,做工考究,這個自不必多說。

    最最重要的是,仙女燈祈愿非常靈!

    據說不管男女,但凡得到了仙女燈,你在燈上寫上心愛之人的名字,放走花燈,你就一定能和那個人修成正果。

    洛云染聽著耳邊各式各樣版本的議論,心下不禁有些好笑。

    真要寫了誰的名字,誰就會愛自己愛得死去活來的,這不是祈愿,是詛咒吧?

    洛映雪急忙挽住東承奕的手臂,用自己盡可能最柔軟嬌弱的聲音對東承奕撒嬌,“殿下,人家也想要仙女燈嘛~”東承奕太陽穴的青筋突突地跳,“你這里不是已經有燈了嗎?先湊合一下吧,等改天我讓宮里的工匠給你做,你想要什么樣的燈就給你做什么樣的,放心好了,絕對要比這民間的花燈要好看一百倍一千倍。

    ”

    “可是我就想要這盞燈!”洛映雪心里著急,她得得到這盞仙女燈,得在上面寫上太子殿下的名字她才能安心啊。

    其他這些破燈,放個一百一千盞又有個屁用啊!

    “想要嗎?”洛云染耳邊有人忽然問了一句。

    洛云染詫異回頭,看到東錦霖微瞇著紫色鳳目,目光灼灼地望著橋上的老者。

    東承奕一愣,隨即瞬間激奮起來,一拍洛映雪的肩,“好吧,既然你這么想要,那我就勉為其難幫你一次好了,就當哄你高興了。”

    “真的嗎太子殿下!”洛映雪差點沒高興得跳起來,立刻就把手上的毛筆、祈愿箋、花燈通通給扔了!

    原本這祈愿箋她就寫得痛苦非常,因為她剛才被燭臺扎到的就是右手,所以她右手握筆非常非常的不方便。

    寫一兩個字或者只是寫幾個筆畫,她就疼得受不了了,必須停下來休息。

    剛才也是因為她寫寫停停,寫寫停停,把筆擱到了一邊,這才被洛云染他們拿過來用。

    現在太子殿下說要給她贏仙女燈,那她還要這些破燈干什么!

    洛云染忙往旁邊跳了一小步,否則差點被洛映雪扔出來的毛筆給劃到臉。

    “不好意思七叔,今天這燈是我的了。”東承奕挑唇一笑,然后倏然轉身就往橋上走。

    橋上此刻早已經熱鬧了起來,已經有不少人在試了。

    東錦霖默了一下,舉步要追。

    洛云染一驚,連忙拉住他,“你干什么去?那燈我不需要,你給我老實呆著,要是敢亂來跑去射箭,我廢了你的手!”

    東錦霖,“……”

    洛云染輕咳了一聲,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態度好像太兇了,連忙補救,“我的意思是……你現在的情況不適合有什么體力勞動,懂?”

    東錦霖的嘴角抽搐了兩下,“體力……勞動?”正說著,橋上突然爆發出一陣驚嘆聲!
3分钟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