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正文 第1100章 奇恥大辱

正文 第1100章 奇恥大辱

 熱門推薦:
    追殺是一門學問。筆趣菜手機端http://m.biqucai.com/

    大宋多年戰績慘淡,大多是被追殺的一方,早就遺忘了這門學問。

    但沈安卻深諳此道。

    當年他和小伙伴們打群架時,大家把追擊和反擊演練了無數遍。

    拋開實力對比,兵法就是在琢磨人的心理。

    以至于到了后世,談及兵法大多說是陰謀詭計,爾虞我詐。

    “別給他們集結起來,驅散他們!”

    沈安指揮著騎兵一路追殺而去,他們一人雙騎,比遼軍多了速度和耐力的優勢,幾次三番之后,遼軍就往四處散了。

    “郎君!”

    黃春一直被當做是人型雷達使用,這次算是過足了殺敵的癮,他見沈安令人驅散敵軍,而不是聚殲,就問道:“為何不弄死他們?”

    “弄死個屁!”

    沈安沒好氣的道:“這一路兄弟們累得夠嗆,敵軍還剩下數萬人,若是不驅散他們,一旦集結起來,咱們就只有逃命的份。”

    一路追殺著過了淶水,遼人們見了都傻眼。

    “這是……這是咱們的人?”

    “大遼何時這般被人追殺過?”

    在遼人的眼中,大遼就是戰無不勝,可今日他們卻見鬼了。

    大遼鐵騎丟盔棄甲的在奔逃,一路奔逃過去的少說上萬騎兵。

    “宋人來了!”

    小城的城頭上,有遼人,也有遼化的漢人。

    “是……那是什么字?”

    遼將一把抓過一個遼化漢人,指著外面的旗幟喝問道:“那是什么字?”

    這個遼化漢人茫然看著那面旗幟,吸吸鼻子,艱難的道:“是宋字,大宋的宋。”

    啪!

    遼將一巴掌扇的他鼻孔噴血,罵道:“老子當然知道那是宋字,可旁邊那個呢?那是何字?”

    再不識字,宋、遼這種國號總是記得的。

    遼化漢人抹了一把鼻血,探頭出去仔細看著。

    他是南面官,也就是遼國內部稱為漢官的官員。

    在奪取了北方漢地之后,遼人用盡了各種手段,不管多狠毒,漢人總是會造反。后來他們學聰明了,就在南面漢地施行漢制,任命了不少漢人為官員,漸漸的讓南面漢人同化了。

    這個漢人就是被同化了的漢官,他看著那一面旗幟,喃喃的道:“是……是沈字。”

    遼將一怔,旋即喊道:“是沈安來了,戒備,全軍戒備!”

    “敗了!南下大軍敗了!”

    “他們不是去偷襲保州嗎?怎么會敗了?”

    “是沈安,那個畜生來了。”

    “他會筑京觀,咱們城小,經不起攻打,快些戒備!”

    城頭的遼軍都慌作一團,漢官被推到了邊上,他站在那里,手足無措的看著那些緊張的遼人,一股念頭涌了上來。

    ——宋人竟然這般厲害了嗎?

    “萬勝!”

    外面的宋軍沖了過去,歡呼聲傳遍城頭,那些遼軍鴉雀無聲。

    漢官雙手撐著城頭,看著宋軍人馬飛快追殺而去。

    落在后面的十余遼軍返身投降,城頭一片叫罵聲。

    “那些人是懦夫,不是勇士!”

    “大遼勇士不會降敵,戰死!戰死!”

    遼將在給麾下打氣,士氣漸漸的起來了。

    “他們……宋人竟然不受降!”

    在遼人的心中,他們的戰士全是勇士,是不肯降敵的。這十余人都是敗類,但宋軍會歡喜的把他們帶回汴梁去炫耀。

    “他們在殺人!畜生!沈安那個畜生!”

    “天吶!他們竟然下了狠手!”

    宋軍一陣疾馳,沒人管那些下馬投降的遼人,就在他們心生僥幸時,沈安喝道:“弄死他們!”

    騎兵們彎弓搭箭,一波箭雨就讓這十余人成了刺猬。

    “某……降了……啊!”

    “撒比!”沈安說道:“此地是遼境,老子哪有功夫去抓俘虜?弄死了才是王道!”

    宋軍轟然遠去,城頭的遼人在發呆。

    “這是宋人?太兇殘了。”

    “某想到了當年去打草谷,那些宋人就如同羔羊般的任由我們宰殺……可這才過了多久啊!宋人竟然……他們竟然把咱們的人當做了羔羊。”

    “這是漢兒?”那個漢官喃喃的道:“為何……為何與他們說的不一樣呢!”

    在遼人的口中,宋人都是軟蛋,若非是陛下仁慈,早就大軍南下吞了他們。

    強者永遠蔑視弱者,這是生物的本性。

    可現在這個弱者卻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手持大刀的壯漢,而且還有胸毛,很是兇惡。

    ……

    范陽城中,正在等待著南征大軍好消息的遼人們看到了敗軍。

    “開城門!”

    “趕緊!”

    一陣叫罵后,狼狽不堪的潰兵們開始頻頻回頭,仿佛身后有虎狼在追殺自己。

    “求求你們了,快開城門吧!”

    一個潰兵的戰馬長嘶著倒下,他絕望的跪在地上祈求著。

    “這是……這是誰?”

    這些恍如難民的男子是南征大軍的將士們?

    “宋軍要來了,快開城門!”

    一個遼將到了前面,仰頭喊道:“看看某是誰!開門。”

    有人驚呼道:“是蕭詳穩……開門,趕緊開門。”

    城門打開,遼將第一個沖了進去,隨后遼軍蜂擁而來。他們為了搶在前面進城,甚至在大打出手。

    一萬余騎沖進城中,門外倒下一百余人,這些倒霉蛋都是在剛才的擁擠中被踩死的。

    遠方出現了烏壓壓的一片騎兵。

    “宋軍來了!”

    潰兵們在城下喊道。

    “住口!”

    蕭詳穩喝住了那些將士,上了城頭就伸手:“拿水來!”

    有人送了水囊,他接過仰頭就喝。

    一水囊的清水被他喝完了,走動一下,肚子里有水聲傳出來。

    他抹了一把雜亂的胡須,說道:“敗了。”

    城頭的遼軍都在等他的消息,各種僥幸心態都在浮現,最后被這兩個字給擊破了。

    “敗了?”

    “竟然敗了?”

    “數萬鐵騎,幾可滅國,竟然敗了?”

    “……”

    蕭詳穩打個水嗝,苦笑道:“敗了。”

    “如何敗的?難道是宋人傾國出征?不對,那動靜會很大,瞞不過咱們的人。”

    數萬鐵騎,連西夏人都要避開鋒芒,這樣的大軍去偷襲,竟然敗了。

    你特么倒是說話啊!

    在場的人眼睛幾欲噴火,恨不能一巴掌把蕭詳穩打醒。

    “咱們偷襲之事肯定被宋人偵知了,所以……韓琦領軍……”

    “韓琦……宋人的首相領軍,那必然是提前得知了消息。”

    “陛下的身邊有奸細!”

    “對,定然是這樣。”

    遼人群情激昂,恨不能馬上就把這個發現告訴耶律洪基。

    沈安若是在的話,定然會笑的直抽抽。

    去吧,去告訴耶律洪基,以他的猜疑,定然會再次掀起大獄。

    耶律重元的謀逆案讓耶律洪基大動干戈,殺了不少人才了結。

    以后這位遼皇會忌憚自己的兒子和皇后,尋個理由就弄死了蕭觀音。

    至于所謂的不貞,那純屬是在開玩笑。

    “可……難道宋軍傾國來戰嗎?否則怎么會敗?”

    一個官員提出了自己的質疑,在他看來,數萬騎兵南下,宋人除非舉傾國之力,否則哪里能擊敗遼軍?

    是啊!

    咋敗的?

    蕭詳穩抬頭,茫然的道:“宋軍悍勇……”

    宋軍悍勇?

    你這是在說笑呢?

    三國之中,最悍勇的是西夏人,其次便是遼國勇士,至于宋人……呵呵!那只是個笑話罷了。

    “宋軍的刀斧手……他們死戰不退,他們的弩陣一眼看不到邊,他們的火藥和火油讓我們死傷慘重……輸了……輸了呀!”

    蕭詳穩哽咽道:“本來最后一搏能成功,可宋人在黑夜中竟然發現了我軍的突襲……功敗垂成,隨后宋軍發動反擊……我軍大敗……”

    “這是……完敗?”

    一個將領茫然的道:“大遼竟然完敗?”

    “韓琦親自沖殺!”蕭詳穩苦笑道:“這個大宋瘋了。”

    以前的宋人,文官哪里會上陣,所以聽到韓琦竟然親自沖殺,他們都傻眼了。

    “這個大宋,竟然這般兇蠻嗎?”

    眾人都沉默了下來。

    “宋軍來了!”

    眾人紛紛靠近城垛,看著近前的宋軍。

    “五千騎!”

    這個聲音中帶著驚訝,蕭詳穩羞愧的道:“這一路沒有集結的機會。”

    一萬余騎竟然被五千余騎追殺到現在,這個真是夠可以的。

    不過兵敗如山倒,在沒有有效重新組織之前,遼軍只能繼續逃命。

    而其他四散奔逃的遼軍還不知道何時能回歸,目前的范陽城只能防御。

    宋軍漸漸逼近,城頭有人喊道:“弓箭手!”

    弓箭手出現在前方,他們張弓搭箭,就等著宋軍沖上來。

    “止步!”

    沈安舉手,宋軍在弓箭的射程之外勒馬。

    四野寂靜,只有戰馬偶爾的響鼻聲。

    沈安策馬先前,聞小種和嚴寶玉持盾跟隨。

    “這是誰?”

    “沈安!”

    城頭的呼吸聲重了些。

    “要不亂箭射死他吧。”

    “再看看。”

    “這個畜生,竟然在弓箭的射程靠里些停住了。”

    沈安微微昂首,說道:“某是大宋歸信縣公沈安。”

    城頭的遼官冷笑道:“是來送死的嗎?”

    “哈哈哈哈!”

    城頭一陣大笑。

    笑聲漸漸變小了。

    這一戰大宋勝了,大遼潰敗,笑什么?

    有什么值得笑的?

    沈安策馬掉頭,拔刀喝道:“列陣!”

    “他們要做什么?”

    城頭的遼軍不解的看著宋軍在集結。

    五千余騎兵,一人雙馬,集結起來就是一個大陣。

    黃春帶著邙山軍為先導,從前方走過。

    “他……他竟然要在范陽校閱麾下……”

    “這不行!”

    有人喊道:“這是對大遼的羞辱,阻止他!”

    讓敵軍在城下校閱,這是莫大的羞辱,只有王朝末期時才會有這等景象。

    城頭上一陣狂罵,守將冷冷的道:“那一萬余騎可能出戰嗎?”

    蕭詳穩搖頭道:“他們士氣全無,出戰只會拖累……”

    這一路他們被宋軍追殺,膽氣早已全部丟光了,沒有幾個月的歇息和調整,別想再度上陣。

    守將看著城下的宋軍,咆哮道:“忍住!”

    既然不敵,那只能忍住。

    “這里是范陽!”

    沈安肅容說道:“這里是盧植的故鄉,這里是劉備的故鄉……這里是祖逖的故鄉,這里是祖沖之的故鄉,這里是盧照鄰的故鄉……這里是賈島的故鄉……這里更是太祖皇帝的祖籍所在地!”

    眾人肅然,連戰馬都感受到了這股氣氛,靜默站著。

    沈安指著身后的城池說道:“今日我等一戰擊潰遼軍,追亡逐北,讓遼人膽寒!下一次……”

    他回身看著范陽城,認真的道:“下一次,我等將會讓這里重新變成大宋的地方,而現在,讓我等在此校閱,告訴那些先人,漢兒,又回來了!”

    “前進!”

    邙山軍當先而來,黑甲在陽光下泛著光澤。

    “嚴風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堅胡馬驕。”

    一隊隊騎兵列陣從沈安的前方過去,人人昂首,驕傲的面對著這一切。

    “漢家戰士三十萬,將軍兼領霍嫖姚。”

    不可一世的遼軍在宋軍的步卒前碰了個頭破血流,隨即被一路追殺至此。

    “流星白羽腰間插,劍花秋蓮光出匣。天兵照雪下玉關,虜箭如沙射金甲。云龍風虎盡交回,太白入月敵可摧。”

    一隊隊騎兵從沈安的前方走過,那氣勢浩蕩,不可阻擋。

    “射殺他!”

    蕭詳穩喊道:“殺了沈安!”

    守將看了他一眼,說道:“讓神箭手試試。”

    宋軍的氣勢太過旺盛,關鍵是他們竟然敢在范陽城外,當著遼軍的面校閱。

    這是奇恥大辱啊!

    十余名神箭手集結起來,然后瞄準放箭。

    嚴寶玉和聞小種舉起盾牌,右手持刀。

    箭矢在盾牌上叮當作響,偶有漏網的,也被他們二人揮刀斬落。

    而沈安就端坐馬背上,紋絲不動。

    “敵可摧,旄頭滅,履胡之腸涉胡血。”

    五千余騎兵大聲高唱著,聲音響徹云霄。

    “懸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

    嗆啷!

    沈安拔刀,奮力喊道:“胡無人,漢道昌!”

    “胡無人,漢道昌!”

    “萬勝!”

    歡呼聲傳來,城頭的遼人大多面色慘白。

    “這便是軟弱的宋人?”

    “氣勢如虹,奈何啊!”

    “可怕的宋人,那個沈安還說下次再來將會攻城。”

    “……”

    城中的遼人鴉雀無聲。

    數十年前的幽州城中,大宋北伐之師和遼軍酣戰,城中的軍民齊聲大喊,聲震四野,讓宋軍崩潰。

    數十年后,另一支宋軍來到了范陽,可城中的軍民卻噤若寒蟬。

    這一刻,宋遼國勢,驟然轉向!

    ……

    韓琦那一章不少書友說看落淚了,爵士寫的時候同樣如此,有些寫倉庫時成祖皇帝駕崩時的那種感覺。

    心情激蕩之下,這一章就來大的,四千字的大章!

    大家晚安!
3分钟赛车计划